笔趣阁 > 游戏竞技 > 高维寻道者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明日启程

第三百九十七章 明日启程

“我……”被揉着脑袋的谢梵镜支支吾吾了半响,吞吞吐吐道:“我,我也想跟大家一起玩……”

他要去莲花墟找人?那自己,不也是可以跟着一起去的吗?

现在不记得自己,但相处久了,他应该就会记起来了吧。

她想起昨晚如月斋里,在那个熏香、酒气和无数弥散在竹帘间的暖香味,共同汇成一团的小小暖席里。她鬼使神差地亲吻了他,唇角传来的那股温热而柔软的触感,让全身都战栗着滚烫了。

只要一想起他就会觉得开心,即便什么都不做,也会觉得很开心。

这样的,就是喜欢吧?

话语出口后,一旁的张嫣被气笑了。

“你知道莲花墟是什么地界,又知道石头僧是什么邪魔吗?”张嫣把小姑娘又拉回身边,一脸古怪莫名的恨铁不成钢:“会死的,会没命的啊!”

“啊?”

“数千载前的宋郑之交,或许是更久,我听人说这可以追溯到前宋建国之初了,甚至更久。”

张嫣摇了摇头,开口:

“莲花墟本名是小莲花洞天,天地不能负载,幽栖虚空,贯通地极,是一处绝佳的修行宝地。但不知是何缘由,也不知是何时,小莲花洞天突兀便坠了方位,从极天幽虚沉入了地面,此后又不知多久,沉坠的小莲花洞天被人陆续发现,在前宋、郑国乃至更久的古册里,都有记载的。”

“阴冥、邪异、古怪……沉坠的小莲花洞天已不再是什么世外洞天了,那里有无数鬼神和阴灵,是怪异的巢穴,更有种种耸人听闻的离奇诡事,在一次前宋的监天司入内探查而伤损过半后,小莲花洞天便已成为不逊于西平原的禁地,如今,更是被更名为莲花墟,用来警醒世人。”

张嫣叹了口气,对谢梵镜语重心长:“禁地古区,这可不是跟大家一起玩的,你还是赶紧回去罢,听明白了吗?”

“啊?”

谢梵镜懵懂应了声,见张嫣气急败坏要来捏她脸,又吓了一跳,连忙找了个话茬:

“那,那个……”谢梵镜冥思苦想:“那个石头僧,他又是谁啊?”

“据说是金刚寺的叛僧吧,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,竟占据了莲花墟,成了一半禁区的主人。”

“叛僧?”

“无明大师也是出身金刚寺的,他今日和燕家一并舍下重金,想必……”张嫣望向上首笑了笑:“也是为了清理门户罢。”

……

……

高台下。

三面丈许高,纹着不同玄纹的石壁光华流转,无数人在石壁前抓耳挠腮,苦苦思索而不得,而另一边,无明沉默捻动着腕上念珠,一言不发。

他身前聚集着无数人,个个都在群魔乱舞,乱成一团糟。

有的将符水藏在掌心,还自夸是虚空造物的手段,有的嘴中念念有词,忽然口吐白沫,叫嚷着阴神上身,更有甚者手持木剑,在无明周身随意比划了比划,就一脸即将就地圆寂的表情,言说自己刚才施展无上大秘,已为他强行平添了三百载的阳寿。

鱼龙混杂,群魔乱舞……

“诸位肃静,现在请看我佛家秘法!”

一个青衣配剑的邋遢胖道人挤开人群,跳到无明面前。

“大威天龙,世尊地藏!”

无明木然抬起头,手上微微一颤,捻动念珠的动作一停。

见他抬起头,邋遢胖道人瞬间欣喜若狂,更加卖力表现:

“大威天龙,世尊地藏,般若诸佛,般若巴——”

“够了,施主。”无明合十打断他:“一遍,一遍就已经够了。”

“啊?”胖道人一愣:“啊这?”

……

“这些宵小之徒是没脑子吗?还是在把你我二人当傻子?”

协助无明一同来招贤的,还有燕令,他缓缓从长案上起身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如梦初醒:

“走罢,大师!公羊先生既然已闻讯来了,那这次招贤便已圆满,再留在此处看这些蠢货胡闹,也不过徒费精神罢了!”

无明犹豫了刹那,还有些迟疑,但眼神转过那个仍在高喝“大威天龙”的胖道人,也终是无奈颔首,赞同了燕令的提议。

公羊先生是公羊衔,虽是山野散修,但却精通古阵纹一道,这次莲花墟之行,他是不可或缺的领路人。但也正因公羊衔无宗无派,多年行踪未定,无明才放出招贤消息,来引他的注意。

正如燕令所言,既然公羊衔已闻讯来了,那这次的招贤,便的确可以到此为止。

无明转身向后,目光掠过阔面长须的道人、白发苍颜的老者和夹在中间,一脸喜不自胜的宋迟。他合十朝选中的这三人微微行礼,正待宣告此次招贤结束时,一道声音突然传来。

“九天生神章,乃三洞飞玄之炁,三合成音,结成灵文……”谢梵镜仰起脸,看着石壁上那些鸟羽状,不同变幻位置的玄纹,轻声开口:

“混合百神,隐韵内名,生炁结形,自然之章。”

无明微微一怔,神色有些错愕。

“有点意思啊。”

白发苍颜的老人在宋迟的搀扶下起身,他缓缓抬手一指,谢梵镜面前的石壁瞬息变幻,汇聚了一组如日月堆砌的古怪文字。

“如此。”老人对谢梵镜和蔼笑道:“还能解否?”

在老人开口后,场中瞬息静了下来。谢梵镜被吓了一跳,她下意识想躲到石壁后面,却在撞见无明错愕的目光后,又用力握拳定在了原地。

“若,若……”众目睽睽之下,她的脸颊滚烫,声音也有些结结巴巴:“若取非法相,即著我人众生寿者。”

“下一句呢?”

“是故不应取法。不应取非法。”

声音越来越流畅,从最先的磕磕绊绊,到后面的言从字顺,也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。无明看着小姑娘挥洒的写意自如,眼底神色也愈发错愕,一脸古怪。

“大善,大善,果然能解古文字!”老人拊掌赞叹,转身面向无明:“大师。”

“公羊先生。”无明不敢怠慢。

“莲花墟中有不少绝阵,多出一个能识古文字的,想必老朽也能轻易些。”公羊先生一笑:“这位,可能入选?”

“能识古文字固然最好……”无明有些迟疑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如何?”

“她还太小了些吧。”无明苦笑一声:“禁区凶险,我——”

“我不小了!”

谢梵镜有些生气地抬起头,她抿了抿唇角,又闷闷低下小脑袋:“我是大人,是很大的人,只是还在长,长得慢……”

公羊先生和燕令都大笑了起来,而无明一脸无奈。

“既然檀越执意如此。”他笑了笑:“那贫僧又多一臂助了。”

在一片欢声中,宋迟觉得自己脸笑得有点僵,脚步轻飘飘的,像踩在软乎乎的云堆里。

这是他人生里最不可思议的一天,儿时教他读书的老乞丐竟是名震天下的公羊先生,今日居然离奇相认了!而一名不值的自己因为老师的缘故,居然也有幸跟着去莲花墟,与一众高高在上的大人们一起!

扬名立万、富甲一方、出人头地、崭露头角、建功立业……这些词接连不断从宋迟脑海里闪过,当他正乐得连嘴角都合不拢时,突然,一旁的张嫣撞进了他的眼中。

她在台下,站在乌泱泱的人群,笑着冲谢梵镜用力招手,头顶的青钗一晃一晃。

看着她的笑,宋迟心里突然有一种冲动,在这种冲动的驱使下,他猛得转身。

“老师!”宋迟开口。

“有屁就放。”公羊先生头也不回。

“莲花墟一行,或许还需一个知地理的。”宋迟小心翼翼,他不自觉将目光投向张嫣,欲言又止:“弟子或,或许有……”

“你有个屁!毛都没长齐就晓得去讨女人欢心了?孽障种子!”

公羊先生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小心思:

“当初看你骨骼惊奇,老朽才细心教你了五年堪舆风水学,结果呢,你个孽障居然跑去春秋学宫当穷酸了,气煞我也!”

公羊先生吹胡子瞪眼:“你叫我先生?我哪配是你宋大学士的先生!就应当让你这混账自生自灭好了!”

宋迟一脸尴尬,而那个阔面长须的道人笑着走近,饶有兴致。

“先生,大师。”

道人向公羊先生和无明行礼,笑道:“莲花墟常年游走地脉,行踪不定,还请两位早下决断,否则几日前推算出来的位置,又要作废了。”

“禁区还能自己动?”宋迟吃了一惊,但没人理会他。

“依照飞玄道长的意思。”无明请教道:“那几时动身为好?”

“自然是越快越好,不可拖延!”那阔面长须,道号飞玄的道人也并不客气,然后又解释道:

“莲花墟本就是异种洞天,难以揣度,更兼它坠入极天后身合地脉,几乎化成一片厄土后,贫道前几日推延出的结果,几日后未必就正对了。还请大师早下决断,愈早动身,自然是愈好了!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无明低头笑了笑,沉默了刹那。

其实已经没有可留恋的,现在要做的,只是要探得石头僧踪迹,然后用燕家的经文补全赤龙心法。

一切都过去了,他昨天没有赴约。

那一切来不及发生的,也再也不会发生了……

“那我们。”

谢梵镜看着台上的他扯了扯嘴角,然后抬头:“明日便启程吧。”

最新小说: 无上笛仙 我老婆被夺舍了 英雄联盟之不败战神 相爷夫人又作妖 虚界封尊 娇娇女被九叔宠野了 神级战神 修仙的不平凡日常 天赐神婿 三行诗三个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