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9年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最后归谁了

时间:2021-04-16 23:08:23 作者:admin 78857

中苏自卫反击战到今年3月已过去整整51年了,“珍宝岛十大英雄”健在的还有谁?

前几天,在昔日同事、现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线云强的头条号,看到他为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十大英雄之首的孙玉国拍的照片,不由忆起十年前我与老英雄的邂逅。

01

那次黑龙江之行,是去参加在珍宝岛上的一个活动。上了岛才知道老英雄孙玉国也来了,热心的东道主安排了一个会面。

初夏的珍宝岛,暖意寥寥,风中泛有些许凉意。孙玉国那时已经69岁,但是依然精神矍铄,面色微红,笑声朗朗,思路明晰,自称60度的烧酒喝二两没有问题。

还记得上小学时看过《珍宝岛十英雄》的小人儿书和新闻纪录片,对“乌龟壳”啊、“瘸子上尉”的记忆犹新,对那场自卫反击战的英雄事迹更是十分崇敬。

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得知孙玉国当年自党的九大毛主席接见后,提拔得很快,由正连职的边防站长,当了边防团首长,又一路飙升,出任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。1974年,年仅33岁的孙玉国被破格提拔为大军区副司令员。

粉碎“四人帮”以后,挨牵连的孙玉国受到审查、处理,后来转业到一个军工厂当厂长。这次听孙玉国介绍说:“退休了,享受副师职待遇......”

拥有这样坐过山车一般的人生际遇,可以说饱经沧桑啊!

02

在此次活动同珍宝岛有关的部分中,老英雄成了当然的主角。在船上,在堑壕旁,在英雄树下,在乌苏里江边,他的回忆,把大家带进了战火纷飞的岁月......

1967年后,苏联边防军开始入侵珍宝岛,阻挠我方边防部队巡逻队上岛巡逻,多次制造流血事件,打死打伤我边防部队巡逻官兵多人,抓捕我渔民。

1969年3月2日清晨,孙玉国和战友们奉命冒雪来到珍宝岛巡逻时,苏军集结兵力分两路包抄过来。

苏军手持冲锋枪的40多人,在珍宝岛中央与我军遭遇了。持枪对峙间,苏军突然开枪,我方的几名战士倒下了。

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孙玉国挥动手枪大喊:“开火!”一场战斗过后,来犯苏军全部被击毙。

3月15日,苏联边防军在炮火掩护下,出动6辆坦克5辆装甲车来犯,孙玉国和战友们沉着应战。

无坐力炮班长杨林占领有利地形阻击苏军,待坦克驶到只有10余米远时接连投出5枚手雷,打乱苏军队形,使其一辆坦克闯入孙征民率工兵布设的雷区被炸坏。

不可一世的苏军新式T-62型坦克(因装甲难以击穿,被我方称为“乌龟壳”),履带被炸断,留在中国江叉的冰面上,成了苏军侵犯我领土的铁证。

恼羞成怒的苏军不惜代价地想夺回坦克。3月17日,苏军出动步兵,在坦克和大炮的支持下,欲强行拖走被滞留的坦克。我边防军对苏军进行了猛烈轰击,击毁、击伤坦克二辆,毙伤步兵30余人。

苏军见拖走坦克不行,就想把它炸毁。21日晚,20余名苏军再次潜入中国岸上安放炸药、准备炸坦克时,被我机警的边防军发现,当即将他们击退。不久,苏军对这辆坦克进行猛烈的炮击,强行将它击沉。

待冰消雪化后,我方终于将坦克从深水中打捞上岸。从而,彻底粉碎了苏军毁灭侵略铁证的图谋。 这辆“乌龟壳”的残骸,现在北京军事博物馆陈列。

03

1969年发生在中苏边界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,以我军的胜利、苏军的惨败而告终。据诠释,这是自大清强盛时期的雅克萨之战后又一次胜利。一位将军命笔勒石:百年首捷,一岛独胜。

孙玉国这次言及珍宝岛之战的意义时谈到:虽然作战规模不大,但对手强大;虽然作战人员不多,但我军装备落后;虽然作战时间不长,但影响深远。

是啊,要知道,当时我们面对的,是超级大国的军队啊!所以说,这个胜利用伟大来形容丝毫不为过。

事隔多年,在西方军界一提起珍宝岛之战,人家还会冲着我们竖起“V”字呢!

大作家雨果说过:“无论用什么,都不能从世界编年史上抹去用剑写下的英名。”

珍宝岛一战,让那些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祖国领土的英雄大放光彩。1969年八一前夕,中央军委发布命令,分别授予孙玉国、杜永春、华玉杰、周登国、冷鹏飞、孙征民、杨林、陈绍光、王庆容、于庆阳等十名参战优秀官兵以“战斗英雄”荣誉称号。

1969年4月1日,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。孙玉国从偏远的乌苏里江畔走进了万众瞩目的北京人民大会堂,成为九大代表并登台介绍战斗经过。

孙玉国的发言,成为大会的高潮时刻,毛泽东主席两次带头起立鼓掌,全场掌声雷动。

据孙玉国介绍,他发言后,时任沈阳军区政委陈锡联对着周总理的耳朵说了点什么,总理点了头。

于是在会议休息时,孙玉国被强烈的感情撞击着,壮着胆子走向主席台正中,高喊一声“毛主席万岁!”然后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并握住了毛主席伸过来的手。

记者及时按下了快门,之后全国人民都从报上看到了记录这个场景的大幅照片......

04

光阴荏苒,硝烟早已散去,苏军在我边境陈兵百万的历史一页也早已揭了过去,当下中俄关系也发展良好,但是我们的周边形势可以说很严峻。天下虽安,忘战必危啊!

著名作家毕淑敏在《我把国土交与谁》中讲到:国土,一个如此苍凉的概念。它覆盖着祖国的每一寸肌肤,没有了国土,一个民族便没有了立足之地。国土又是一个如此古老的概念,在它的襟怀里,深扎着我们传统文化的根须。你很难设想,一个丧失了国土的后裔,还能从容地记忆和传唱先人的歌……

乌苏里江对岸红色政权的老祖宗列宁曾经说过:忘记过去,就意味着背叛。

我也想说一句:忘记战争,也就不配、也不可能拥有和平。

这些,就是我们敬仰孙玉国他们这些英雄、敬重这支子弟兵的一个重要原因吧!

“我赞成这样的口号,叫做‘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’。” 伟大的珍宝岛精神,已作为人民军队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,生生不息,薪火相传,同时,它也是构成中国军魂不可或缺的重要内涵。

最后,请允许我借电视连续剧《亮剑》主题歌的歌词作为收尾。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期待这支首义南昌的子弟兵——逢敌必亮剑,狭路相逢勇者胜。

  • 如果祖国遭受了侵犯,
  • 热血男儿当自强。
  • 喝干这碗家乡的酒,
  • 壮士一去不复还。
  • 滔滔黄河浩浩长江,
  • 给我生命给我力量。
  • 就让鲜血染成最美的花,
  • 开放在我的胸膛上。
  • 军歌嘹亮军号响,
  • 利剑出鞘雷鸣电闪。
  • 从来狭路相逢勇者胜,
  • 向前进,向前进,向前进
  • —— 中国军魂!

(摄影:珍珠大笑 / 图三摄自报纸,鸣谢原作者)

珍珠大笑 文学学士,携笔从戎后曾任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文艺副刊编辑、主编,主任编辑,获得中国新闻奖、解放军新闻奖、共青团新闻奖等省以上新闻奖、征文奖计数十个,获得省"优秀新闻工作者"荣誉称号,获得今日头条青云奖,获评新浪草根名博的历史文化新人,荣立二等功两次、三等功五次,有新闻文学作品集《铁血男儿》面世,有多种报告文学、散文、杂文、随笔、诗歌刋于纸媒或收录于各类选本中,曾任十余种书籍的编委、主编、编辑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